對於昏睡了多久說真的我不是很清楚,我只知道當我清醒或來後我人躺在加護病房,對於當時的感覺現在還是記得一清二楚,我知道我的頭被緊緊的綁住,說真的為什麼被繃的緊緊的也是經過護理人員的口述才知道。

透過熟悉的護理人員的口中得知,我的臉部有傷口。當時的我對於這句話沒甚麼感覺,可是從潛意識來說這句話對我的影響卻很大,慢慢的雖然沒什麼感受,可是心理卻受傷了,整顆心瞬間碎成了數小塊,我沒有表現出來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表現。

到了治療的後期比較穩定了,我隱約的表現了出來,從很多方面,包括主動的聊天、拒絕吃藥,等等。面對於那些照顧我的姐姐們,我真的是用一種依賴跟依靠面對,因為我真的不曉得我是誰,我不知道我的價值在哪!甚至我很討厭當時的自己,我覺得這不是我,不是我要的,我甚至怨恨上帝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。

不需要治療離開醫院後長達三個月的時間我甚至找不到自我,每時每刻每秒我都不知道我是誰,因為我不認同那時的我。雖然期間內我去了教會,我包著頭巾去了教會,但我知道我是去哭泣去面對神去問他是我是誰,為什麼要這樣對我,我不要。在那段時間甚至到後面六個月的中間,我整個情緒是很不穩定的,很多自殺念頭湧現。

我沒有自信,我找不到自信,我以前唯一的自信被崩毀了,摧毀了。因為我不想要那樣的我,所以我努力的積極的去尋找我的第二自信來源,後來我慢慢的發現,我的衣服穿著我可以依靠,於是我馬上改變我的穿著模式,因為我感覺到我有很多的缺點及缺陷,我不要讓別人看到,不想要讓別人發覺甚至,我自己無法承認那時候的我,所依我依靠穿著打扮。

我打扮得很中性非常的中性,中性到了女性化的地步,因為我知道唯有這樣做我才能突顯自我,甚至到最後我認定了這樣的穿著打扮才是自己,唯有這樣我才能活下去。直到現在我扔還是這樣,因為感覺我沒有這樣穿就不是自己。

在這八個月的過程中我經歷實在是太多太多事情了,到現在我扔還是無法原諒這傷口的存在,我只能把它隱性化。因為我知道我受傷了,傷的很大傷的很深,深到有種無底洞的感覺,我真的不曉得我還能持續多久,維持多久。雖然現在沒已那麼嚴重,哪是因為我把它隱性化,刻意性的隱性化,就知道我用的多麼大的力量刻意的不去想這傷口的存在。

說真的對於這件事的開始到現在,雖然我有稍稍的悟到了上帝要給我的是什麼,可是我那顆心扔還是無法原諒,會不明顯是因為我刻意性的壓下去,應該說我不想讓我的缺陷透明化,因為我不是會做那種事情的人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藍祥宇 的頭像
藍祥宇

文~ ~ 書仿 文字的園地

藍祥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